守住宁静

发表时间:2018-08-10 16:19

  每次走进宁静的山村或者幽深的峡谷,我都会忍不住想留下来,辟十余亩方宅,筑八九间草屋,想每天都能够梦游于桃林深处,想每天都能够骑着白鹿行走于青崖之间。
  
  我这个人,骨子里是属于理想主义者,或者叫作幻想主义者。对于尘世间那些缠缠绕绕的功名利禄,似乎越来越不耐烦了。
  
  不知为什么,每次出去游赏,走到一个宁静的所在,我都会有一种想出家修炼的冲动,当然我自认为我还不是什么世外高人。
  
  虽然不是世外高人,我却有着深深的隐士情结。
  
  
  
  所谓“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”。我想我是没有那么深的领悟,所以我只想做一个“小隐”。大概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的高人,也是向往真正宁静的自然山水吧。
  
  从“不为五斗米而折腰”愤然弃官归隐山林的陶渊明,到“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”的太白先生,到“但有故人供禄米,微躯此外更何求”的杜甫,到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”的孟浩然,到“即此羡闲逸,怅然吟式微”的王维,到“听来咫尺无寻处,寻到旁边却不声”的杨万里。
  
  
  
  一次读到《金刚经》里一句话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我醍醐灌顶般大悟,原来世间的一切诱惑,都来自于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,当我们能够坚守内心的宁静,那么一切的诱惑,就会味同嚼蜡,而视若不见;那么,心中的佛自然清晰可辨。
  
  由此想到自己走过的路,二十多岁的时候刚刚进入新闻单位,充满了对这个神圣而又富于挑战的职业的向往,天天不知疲倦地采访写稿。
  
  那时候的条件与当下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偌大的报社,只有排版室有几台电脑,编辑记者还全部是纸质化办公。一次采访,有时候要换乘多种交通工具,从到处跑风漏气的中巴车,到颠簸异常的三轮车,再借用农民家的大自行车,甚至步行翻山越岭。好不容易回到报社,还要一个字一个字用笔写好草稿,认认真真修改后,再像写小楷一样工工整整把稿子誊写在方格稿纸里,等到第二天早上编前会交稿。
  
  每当有一篇稿子受到报社领导或者市里领导的表扬,获得了好新闻,总会忍不住沾沾自喜好多天。彼时年轻气盛,似乎对年度能否评为先进工作者或者获评好新闻,有一种不由自主的钟爱与痴迷。
  
  如今,随着岁月的推移,当收获了无数的荣誉之后,却越来越看淡这种虚化的东西。
  
  当然,我没有看破红尘的意思。对于新闻事业,我是骨子里充满感情的。我是一个要强的人,任何时候都想争第一,同时也最喜欢面对新生事物的挑战,并一直做着不断的尝试和努力。
  
  自己喜欢的事情,就用心做好,至于最终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,我越来越不愿深究了。
  
  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当你风风火火干了一件事情,快乐的是这个过程,而不是最终的结果。
  
  听朋友讲一个笑话,有一个饥肠辘辘的大力士,当他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地吃下数碗饭菜后终于打起了饱嗝,忽然就感慨起来:早知道最后一口才能止住饥,为何忙了半天,直接吃最后一口不就得了?
  
  而这个胸大无脑的家伙,又怎能体会到饥肠辘辘时风卷残云大快朵颐的爽心劲儿。
  
  
  
  当你收获了很多荣誉的时候,当鲜花和掌声渐渐落幕,你会发现,你最终还是要回到一个人的世界,而这才是你应有的状态,你大多数时候的本来面目。
  
  所以,我越来越喜欢这种宁静而归真的时刻。
  
  尤其是放松自己的心灵,走进宁静的环境,似乎那风风火火的奋斗场景,就像暗淡了的刀光剑影,远去了的鼓角铮鸣。
  
  读《论语》,我明白,一个人在四十岁以前,是风风火火收获爱情,收获事业,收获名利的加法阶段;一旦过了四十岁,是应该进入看淡一切得失、一切名利,抛却一切得失、一切名利羁绊的减法阶段。
  
  有一次我与一名年轻的同事交谈,说到关于名和利的争取问题,我推心置腹地给他讲了我的奋斗历程和心路转化历程,我的那位年轻同事也最终醍醐灌顶了。
  
  如今,我每天都让自己的心情保持一种愉悦的状态,一种阳光的状态。经历了如此多的工作历练,我只觉得任何复杂而艰巨的采访任务,我都能够举重若轻。把它当成一种快乐的事情去做,还有什么比做快乐的事情更快乐的吗?
  
  当你抛却了一切名利的羁绊,做什么事情还能够不快乐呢?
  
  而能够抛却名利的羁绊,就在于你的内心能否守得住淡泊,守得住宁静。
  
  
  
  名利既来,我不拒;名利无来,我亦不求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一切随缘,道法自然。
  
  该奋斗时不要选择安逸,该安逸时不要再想世间的功名利禄。工作起来就要疯干,玩耍起来也要疯个够。
  
  每次去魏沟创作基地,心儿都会不由自主地渐渐平静下来。独自一个人静静走过遮天蔽日的古树下,独自一个人静静走过弯弯曲曲的小巷,独自一个人走过枯叶满地的山间小道,独自一个人坐在摆满老式家具的窑洞里。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,独守宁静。这种愉悦,这种安逸,唯有喜欢宁静的人才能品味到。
  
  我想,未来的某个日子,到了该安静心灵的时候,当一切的奋斗都圆满落幕,我会开启一段全新而宁静的生活。
  
  在某个宁静的所在,隐居心灵,静静地写一点东西,静静地梳理自己的心路。
  
  那定会是一种向往的生活,有轻轻的键盘,有可口的粗茶淡饭,有弯弯的月儿,有自由的鸟儿,有淡淡的山溪,足矣。(郭营战)
  
  


点击阅读 更多内容
网络编辑: 杨德权

相关新闻


豫公网安备 4191030200011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