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 薇

发表时间:2018-12-04 15:26

若不是她实在太夺目,我是不会多看她几眼的。若不是多看了那几眼,也不会被她深深地吸引了,迫不及待地想要揭开她神秘的面纱。

终于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——“紫薇”。如同第一次在电视剧里看到那个流落民间的大清格格“紫薇”一样,美丽、温婉、雅静。

先是从家到南环公园路上的花坛里,再是街头偶然一瞥便可看到的身影,最后是云禅大道两侧成片成片的紫薇树,这个夏天,紫薇成了这个城市的主角。

细叶紫薇,别名痒痒树、百日红,系落叶灌木、小乔木,与大叶紫薇相比,其树形、叶子和花朵都比较小。树干古朴光洁,树身如有微小触动,枝梢就颤动不已,确有“风轻徐弄影”的风趣;花色艳丽,有白、粉红、桃红、紫红等不同花色变化;花朵繁茂,在枝条顶成串朝上绽开,满布枝头,优雅的粉花就如同扬翅飞舞的凤蝶围绕枝头不肯离去,非常显眼。紫薇花期特长,由6月可开至9月,故有“百日红”之称。

对于细叶紫薇,宋代诗人杨万里曾诗赞:“似痴如醉丽还佳,露压风欺分外斜。谁道花无百日红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”宋代,王十朋《紫薇》写道:“盛夏绿遮眼,此花红满堂。”

紫薇花的美丽,是任何花无法取代的。因为紫薇花不像夏天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那么高贵,但又不失庄重;紫薇花不像秋天里十里飘香的桂花,但那香气又是那样的特别;紫薇花不像冬天里凌寒独自开的腊梅那么坚强,但又不失坚贞。

紫薇花很精致,花瓣的形状像兰草的花瓣,由从花苞向上伸出来的细茎支撑着。细数,大部分都是六片花瓣,六根细茎。摘下一朵拿在手中细看,宛如一只降落伞。紫薇花一朵朵,一簇簇,一丛丛,花团锦簇,开得热烈而奔放。

说她是主角,一点也不为过。在这郁郁葱葱的绿霸占了大众目光的季节,她以一种静悄悄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眼前,直到你再也无法忽视她,直到你狂热的喜欢上她。

“把狂欢和爱情放在文字里是明智的,因为它们别无居处。”这是福克纳的小说中的一句话。在雪小婵文集里读到这句话时,我的内心是欣喜的。喜欢一个人或是一种事物,落笔成文,激动、喜悦、无法言语的狂欢都在文字里漫溢出来,满心生香。

“我喜欢这光阴里的人或者事,滚滚红尘,人讲人缘,物讲物缘,缘来缘去,我已经知道,那属于我的,都将是好光阴,即使悲欣交集,我亦会珍惜。”雪小婵就像是一个知己,在她的文字里,总能找到自己想要说的话语。

紫薇与我,就是物缘。初见惊喜,再见心动,继而喜欢。

夏季走远,秋天来了。季节的更迭中,总会有一些无可替代的色彩,触动内心深处的柔软。恰如这满城怒放的紫薇…… ?(作者:兰晓辉)



点击阅读 更多内容
网络编辑: 杨德权

相关新闻


豫公网安备 41910302000110号